a
您现在的位置:培训发展

女“焊”子哭了 ——2014年《工人日报》第7版《新市民》

日期:2014年10月16日 17:27

2014年,《工人日报》第7版《新市民》报道:《女“焊”子哭了》。

本报记者 杜鑫 文/图


刘克敏在车间里指导徒弟倪阳阳

  作为公司里少有的女焊工,身穿蓝色工作服的刘克敏走在浙江杭萧钢构股份有限公司火花四溅的厂房里显得很特别。
  记者在车间里找到刘克敏时,身材矮小的她正俯下身指导蹲在地上做焊接的焊工,一会儿她又走到一组硕大的构件旁,叮嘱上面做焊接的焊工。车间里大多数的电焊工都是她的徒弟。

为谋生成“焊花”
  已从事20年电焊工作的刘克敏手上、脖子上有很多白色的斑点。“电焊工都是这样,火花难免会飞溅到手上或脖子上,时间久了就会形成这些斑点。”36岁的刘克敏对于这些小灼伤早就习以为常。不过,刚做电焊工时却有些难以适应。
  1994年,在安徽老家做油漆工的刘克敏偶然听说电焊工的收入比其他工种高不少。“那时候油漆工一个月200元,而电焊工一个月能拿到700元。” 于是她和  其他十几个女孩为了生计,来到江阴船厂做电焊学徒。
  电焊工作看起来很容易,干起来却很辛苦,对体力要求高,上手并非易事,还经常受到小伤困扰。与刘克敏同行的女孩子很快都转行了,只剩下她一人。“学徒期间,有一次被强光刺伤了眼睛,好多天都没办法睁开。”刘克敏回忆,当时的电焊工几乎不用劳保用品,灼伤皮肤、刺伤眼睛是很平常的事情。
  同样从事电焊工作的父亲深知这一工作的艰辛,几次劝说刘克敏转行。“当时我想我好不容易要学会这门手艺了,不能放弃。”学习理论知识、摸索实践练习,她咬牙坚持了下来,终于学会了电焊技术,在这个以男性为主的工种中占了一席之地。

胆大却出细活
  “电焊工作累,对技术熟练程度要求高,招工不容易,所以电焊工跳槽都会涨工资。”在江阴船厂学徒一年后,刘克敏就跳槽到了苏州船厂,随后在1998年跳槽到了杭萧钢构,就再也没有换地方。
  初到杭萧钢构,刘克敏认真钻研钢结构电焊领域的技术,胆大的她敢于尝试新技术,不怕苦、不怕累,没多久就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第一次参加杭州萧山区职工技能比武,她就获得了第二名,让众多男性工友对这位女焊工刮目相看。
  “很多人都觉得电焊工作不适合女性,单从劳动强度来看,确实如此。每天拿着20多公斤的焊丝和约4公斤的送丝机在车间里行走,对女性来说很困难。” 但刘克敏告诉记者,女性从事电焊工作也有自己的优势,就是比多数男性心细。电焊工作需要极强的耐心,否则很容易出现焊线走得歪歪扭扭的情况。工作时总是多留个心眼的刘克敏不仅焊接的产品好,而且还练就了一般电焊工没有的技能——她能根据电焊时的声音是否柔和、顺耳判断送丝速度的快慢、电流电压值的大概范围。
  由于技术出众,刘克敏参与了杭萧钢构一大批颇具影响力的大型钢结构样板工程。武汉民生银行大厦、法兰克福空铁中心以及杭州当地人熟知的“北山通览”等项目的钢构件电焊都出自刘克敏之手。
  2008年,在法兰克福空铁中心项目建设过程中,工程队一度面临材料焊接好就断开的窘境。刘克敏发现是由于材料厚度过大,于是她果断大胆提出改变焊接方法,用最原始、最难操作、最考验技术的手工焊接完成任务,令当地业内人士都赞不绝口。

“女汉子”也有柔情时
  在杭萧钢构工作期间,刘克敏先后荣获公司电焊比武第一名、萧山区“首席技术能手”称号、杭州市总工会“建功立业标兵”称号等荣誉,并且帮助过不少工友克服技术难关。去年10月,杭萧钢构成立了“刘克敏技师工作室”,她正式成为众多年轻电焊工的师傅。
  “我很习惯跟男工友交流,谈话可以大大咧咧的,不会东家长西家短的。”刘克敏欣然接受别人对她“女汉子”的称呼。不过,在20岁的徒弟倪阳阳看来,师傅身上处处散发着母性。 “刚到厂里那会,我什么都不会,完全从头开始。虽然师傅教我的时候很严厉,私底下却经常找我谈话,说她自己的故事。”倪阳阳告诉记者,“她总是说安全第一,一旦我们有点小伤,她总是很心疼地过来安慰我们,教我们如何避免再次受伤。”在刘克敏众多的徒弟中,倪阳阳也是最出色的之一,今年经过选拔代表公司参加了第43届国际焊工比赛。
  在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刘克敏总是很乐观,她可以乐呵呵地给记者展示身上的伤疤,也可以笑眯眯地跟记者形容焊工的辛苦。但是,在谈到自己的孩子时,她却毫无征兆地哭了。
  刘克敏和爱人都是在杭萧钢构从事电焊工作,2003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然而就在那一年,她的丈夫却因工伤小腿骨折。“差不过大半年的时间,我既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而现实往往是顾不上孩子。”刘克敏告诉记者,“当时为了生活,只顾工作,现在想想真是愧对孩子。”
  那几年,杭萧钢构每年有三四次大任务,需要加班。刘克敏经常是把孩子送到亲戚家或是工友家。“我们白班、夜班轮流倒,我就把孩子这家放一天,那家放一天。”刘克敏说,有一个冬天的夜晚,工友骑着摩托车带着孩子来跟她交接班,看着孩子冻得通红的脸,她当时就哭了。说起这段来,刘克敏的眼睛依然是湿润的。
  “近几年,公司越来越人性化,接孩子放学的员工能提前下班。”采访结束时,刘克敏说:“我还想再好好钻研一番焊接技术,为钢结构产业的发展培养更多的好苗子。”

所属类别: 杭萧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