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中心 >> 杭萧资讯 >> 雅安地震重建的危与机 杭萧钢构搭建"生命庇护所"

雅安地震重建的危与机 杭萧钢构搭建"生命庇护所"

日期:2013-05-16

2013年05月16日 11:12   来源:中国经济网

    四川芦山地震灾后如何重建?农村自建房因“自生”状态暴露出的问题如何化解?这些最为各方关切。

    “灾后重建虽然是‘危’,但也是中国新型城镇化背景下农村绿色住宅产业化建造的一次‘机’。”参与雅安地震灾后重建规划的世博会规划师苏运升表示,“应借机在灾区升级农村房屋质量,推广以钢结构为主的绿色重建体系”。

    苏运升长期关注新型建材和住宅产业化问题,他此次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从绿色建造技术方面为灾后重建提供建议。

    和苏运升秉持同样意见的还有杭萧钢构(600477SH)董事长单银木。5年前,杭萧钢构就在四川广元、云南宁洱等地捐建钢结构的教学楼、宿舍楼和希望小学。这些钢结构的学校不仅经受住了余震和此次芦山强烈地震的考验,更赢得了当地师生的普遍赞誉。

    更深层的意义在于,如何最大限度地减少地震等自然灾难对生命的伤害,成为众多有识之士的思考。

    “忧伤和忘却无济于事,同情和眼泪解决不了问题。痛定思痛,我们提议国家在地震带推广钢结构住宅!”中国建筑金属结构协会会长姚兵在芦山地震当天大声疾呼。

    农村自建房的危局

    低水平建设亟待改变,尤其是农村的自建房,更是隐患多多。

    “历数近几年汶川、玉树、盈江和芦山等地发生的地震,在地震中因房屋坍塌压死、砸死人的的比例占绝大多数,落后的砖混脆性结构及钢筋混凝土结构建筑在地震中对人类已构成致命的威胁。”姚兵说。

    在芦山地震中,公共建筑尤其是“5·12”地震后建成的公共建筑基本经受住了考验,但农村自建房受损严重。

    农村自建房基本处于“自生”状态,农民更多讲究如何低成本地建房,而政府部门除选址外对自建房没有任何约束力。四川省住建厅总规划师邱建称,公共建筑有政府的强制要求,而自建房是老百姓自己的产权,“不能够过多干涉,不能强制。”

    “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无所作为”。苏运升认为,“用新型建材产业化建造的房屋是破解此困局的一个答案,因为“5·12”地震以来这类房屋成本已大幅降低,且更为易建“。

    杭萧钢构在四川广元和云南宁洱的实践或许能找到注解。在汶川地震后,杭萧钢构出巨资在广元利州中学捐建了建筑面积为2164平方米的四层教学楼1幢,广元沙河镇小学分别捐建了建筑面积为1726平方米、内设教室18间和建筑面积为1300余平方米的学生宿舍楼各1幢。更早之前在云南宁洱地区捐建了两所抗震希望小学。

    这些钢结构建筑不仅经受了诸多余震和此次芦山强烈地震的考验,更赢得了师生的普遍赞誉,被称之为“生命庇护所”。这也更加坚定了单银木在灾区建钢结构房屋,搭建“生命庇护所”的信心。

    根据四川省住建厅组织完成的应急评估情况的分析报告,重灾区城镇居民自建房“受破坏较大”。以宝兴县大溪乡罗家村为例,该村的177户农房中,只有1户农房可以使用,其余均为严重破坏,不具有修复加固价值。

    实际上,早在2008年的“5·12”汶川特大地震时,农民自建房抗震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已经显现,但由于同样损毁严重的公共建筑占据了人们视野,使得自建房的问题一定程度上被遮蔽。

    此次,“5·12”汶川特大地震灾后重建的公共建筑经受住了地震考验,而农民自建房抗震能力不足的问题终于凸显出来。

    重灾区农村居民自建房“毁损非常严重”的主要原因在于,农村自建房中大量使用简易的砖混、砖木、土木等结构形式,没有必要的构造措施,房屋整体性和抗震能力弱。

    建设生命庇护所

    农村自建房的“自生”状态埋下了诸多隐患。但城市的建筑在抗震方面依然不容乐观。

    在城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住房基本一统天下。且不说造成大量的建筑垃圾,加大了城市环境负担,就抗震来说,一旦倒塌,沉重的预制板和墙体就是最大的生命杀手。

    姚兵表示,在一些震区,作为恢复性重建,很多地方仍然是沿用传统模式建设钢筋混凝土结构住房。如果通过减少钢筋数量来降低成本等问题得不到有效控制,建筑的防震性能更将大打折扣。

    “当一种建筑形式在震灾中被反复损毁,我们是不假思索、不计成本地再建设,再投入,还是打破惯有思维,思考寻找真正能呵护生命的建筑?这些年我们因为重复建设浪费了多少财产,付出了多少生命代价?”单银木希望全社会一起来算算这笔账。

    其实,钢结构住宅并不是新生事物,早在上世纪60年代欧美日就开始推广,近几年,我国也不乏实践案例,然而,对于诺大的中国住宅市场,对于整个社会的认知水平,钢结构住宅还停留在初级状态。

    比较“5.12”汶川大地震与“3.11”日本大地震,一组令人震惊的数据摆在面前――汶川8级地震死亡11.8万人,日本9级地震加上疯狂的海啸,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死亡和失踪不到三万人。

    两国因地震造成的死亡人数为什么相差这么悬殊,撇开人口密度等客观因素,建筑界人士认为,住宅结构的不同也是因素之一。

    数据显示,1900年以来,我国死于地震的人数高达55万,占全球地震死亡人数的53%,其中房屋结构和材料问题是直接造成人员伤亡的重要因素。如云南盈江“3.10”地震中,死亡的25人中,近一半是被落下的空心砖砸死的。芦山地震中,死亡和受伤的大多也是因为房屋的倒塌造成。

    面对强震,砖混结构的脆弱和危险显而易见,而更为沉重的钢混结构的杀伤力则更大。

    日本钢结构住宅普及率极高,公共建筑中学校抗震能力达到10级,普通居民住宅也能够抵御7级以上地震。实践证明,日本钢结构建筑对减缓地震造成的伤害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钢结构住宅的优势早为业内熟知,其结构具有抗震性能好、自重轻、建设速度快、节能、节材、节水、节地等优异性能,是对城市环境影响最小的建筑结构之一,在发达国家已被广泛采用。

    钢结构在体育场馆、航站楼、铁路、桥梁等方面得到普遍推广,鸟巢、国家大剧院即是典型代表。汶川地震时,绵阳九州体育馆安然无恙,成了灾民的避难所;芦山地震时,汶川震后援建、改建的医院、学校没有任何损坏,这些钢结构建筑成了生命的庇护所。单银木对此颇感欣慰。

    据目击者称,在汶川地震中,门式刚架轻型钢房屋没有一幢倒塌的(仅少数房屋有支撑损坏),与周边房屋的倒塌和破损形成鲜明对照,成为灾区人民的避难所。汶川大地震灾后重建时,曾有建筑专家强烈呼吁大力推广抗震性能优越的钢结构住宅,但由于观念等原因,推广应用的步伐较为缓慢。

    “我国钢铁产量位居世界第一,以2011年年产7.1亿吨钢计算,当年建筑用钢量仅3000多万吨,所占比例微不足道。”住建部一位专家指出,钢铁与住宅联盟有助于解决城镇化快速发展中抗灾能力不足的矛盾,守护城镇安全,也是钢铁业走出困境的出路。

    2008年以来,以杭萧钢构、宝钢建筑为代表的企业加大研发与建设力度,先后建成武汉世纪家园、都江堰富士康员工公寓等一批钢结构住宅小区,目前仅杭萧钢构就具备了年产1000万平方米的钢结构住宅生产和建设能力。我国钢结构住宅关键技术已实现突破,具有中国特色的钢结构住宅专业化体系为产业化推进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所属类别: 杭萧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